川军在抗日战争中的牺牲与贡献 川军抗战纪实

发布日期:2018-09-04 08:05:01 更新时间: 2018-09-22 编辑: 阿楠
川军抗战纪实:川军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多少贡献?

导读:川军抗战八年,共有60余万川军出川抗战,他们转战大江南北,几乎参加了抗战中的所有大型战役,数十万人战死沙场。但其装备、补给乃至医疗条件,比中央军和其他地方实力派军队要差得多。   为避免嫡系部队遭裁减,且为民族前途大计,刘湘积极申请出川抗日   卢沟桥事变爆发时,何应钦正奉命在川康整军,裁减川军。一者,为避免其嫡系部队被裁减,二者,为抗日之民族大计,刘湘主动致电蒋介石请缨出川杀敌。为调川军出川作战,刘湘召集高级幕僚筹商多日,决定将川军编成两个集团军,由刘湘统一指挥。   川军出川后即被分散

川军抗战八年,共有60余万川军出川抗战,他们转战大江南北,几乎参加了抗战中的所有大型战役,数十万人战死沙场。但其装备、补给乃至医疗条件,比中央军和其他地方实力派军队要差得多。

为避免嫡系部队遭裁减,且为民族前途大计,刘湘积极申请出川抗日

卢沟桥事变爆发时,何应钦正奉命在川康整军,裁减川军。一者,为避免其嫡系部队被裁减,二者,为抗日之民族大计,刘湘主动致电蒋介石请缨出川杀敌。为调川军出川作战,刘湘召集高级幕僚筹商多日,决定将川军编成两个集团军,由刘湘统一指挥。

川军出川后即被分散处置;出川前所承诺的武器、装备,也未能到位

事情并不如刘湘所愿,川军出川后,迅速被打散:41、45军调归第二战区阎锡山指挥,李家钰的第47军调归第一战区程潜指挥,杨森的第20军则调往淞沪战场。刘湘的“必待川军全部集中才参加作战”的计划未能实现。刘湘出川前所要求的武器、装备补充,也未能到位。而川军薪晌待遇仅及“中央军“的一半。

川军在山西:被分割成以营为单位投入战场;后勤不足伤兵大量遗弃战场

川军第22集团军进入山西后的情况,与刘湘设想的“必待川军全部集中才参加作战”完全不同。川军搭乘同蒲路的火车(窄轨),其装载情况,与陇海路完全两样。原来一列车(准轨)至少可以装载一个团以上的兵力,现在一个团就须分两列车来载运,遂使部队刚一进人战场,就被零星分割为以营为单位了。更悲惨的是,由于后勤不足,川军的死伤士兵无法得到救治,甚至粮食都成问题。在战斗中,凡负轻伤、能行动者,就血淋淋地自个儿往后走;凡重伤、或轻伤而不能行动者,多遗弃阵地、或留置阵地后方的临时收容所,任敌杀戮。

川军在淞沪:杨森的第20军以劣势装备打出异常惨烈的好成绩

1937年9月,川军第20军在杨森的率领下开赴上海参战。该军是川军中最穷的部队,装备也最差。10月15日,八0四团奉命收复失掉的阵地。团长向文彬率部当夜恶战,夺回阵地,但全团官兵,营长只剩彭焕文1人,连排长非伤即死,无一幸免,排长剩下4个,士兵只剩120余人!向文彬在一天中的三小时内,由中校升上校,由上校晋升少将。

川军在台儿庄:李宗仁说“若无(川军)滕县之苦守,焉有台儿庄大捷”

《正者无敌》剧中最后一仗,是为台儿庄大捷赢得战机的川军滕县保卫战。此战的重要性可从李宗仁的评价中看出:“若无滕县之苦守,焉有台儿庄大捷?台儿庄之战果,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。”此战之惨烈,剧中已予以充分展现,此不赘述。

战争后期:川军自认杂牌队伍,是配角,抗战积极性消磨殆尽

1938年1月20日,刘湘病逝,川军失去主心骨,后逐渐被拆分,然后边缘化,无论是武器装备、后勤保障还是奖惩,更无法与中央军和地方实力派相比。抗战中后期,川军的抗战热情也被中国军队内部的这种不公消磨殆尽,消极情绪开始滋生,在后期的大型战役中川军表现平平,远不如初期出色。

八年抗战,总共有60万川军出川抗战,为国捐躯者26.3万余人

八年抗战中,川军除第22、23集团军外,还有两批川军出川抗战,分别是:第29集团军王攒绪总司令辖两个军,第30集团军王陵基总司令辖两个军,第36集团军李家钰总司令辖两个军和李宗鉴旅长的独立第35旅。抗战八年,出川抗战的川军在60万人以上(不包括以后各部队自行补充数)。川军三期出兵抗战,参加了正面战场上几乎全部大的会战。川军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,据不完全统计,在战斗中为国捐躯的有26.3万多人,负伤35.6万多人,失踪2.6万多人

川军在抗日战争中的牺牲与贡献

发生在1937年至1945年之间的抗日战争,是100年来中华民族反抗外国侵略者取得的第一次完全胜利的民族战争。在这场历时八年拯救民族危亡的保卫战中,300余万川渝将士义无反顾地走上抗日战争的第一线,奋勇抗战,浴血沙场,其参战人数之多,牺牲之惨烈,居全国之首。

国难当头 请缨出川

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全国迅速掀起抗日救亡运动的浪潮。在延安,中共中央发表《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》,呼吁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 ,才是出路!在四川,“重庆救国会”、“重庆各界抗敌后援会”、“重庆市文化界救亡协会”、“四川青年救国会”、“成都学生救国联合会”等抗日团体纷纷成立,自发宣誓不买日货,与日本绝交。9月18日,为纪念“九一八”事变6周年,成都数万民众集会强烈要求国民政府“立即武装全国民众”、“严惩党国汉奸”。

抗战爆发后,四川军人更是群情激愤,纷纷请缨杀敌。就在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,川军 第41军军长孙震在重庆表态,愿率所部出川,参加对日作战。7月16日,国民党中央军校成都分校陈执功等23名学员联名请缨参战。“学员等身为军人,痛亡国之无日,欲请缨而无路,今以最大之决心,宁愿为收复失地之抗战而惨死,不愿为带兵升官之军人而幸生”。

1937年7月17日,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著名的“最后关头”的讲话,明确表示,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仍会争取和平,只应战而不求战。“如果战端一开,那就是地无分南北,年无分老幼,无论何人,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,皆有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”。

此时,在丰台(今北京市丰台区)进行战地报道的新闻记者范长江看到的是一列列车皮,正在加紧运送日本兵。他无不激愤地写道:“中国的头二等客车,中国的司机,开着中国人民血汗钱买来的火车头,载着日本的军队,经过中国的领土,开到中国的卢沟桥附近去打我们中国人!”

7月23日,中国政府获得情报,除关东军外,日本陆续开往华北的增援部队已经达到10多万人,侵入华北的日军人数全面超过华北守军。

7月29日,北平沦陷。一天之后,天津沦陷,9天后日军在北平举行了入城仪式。

8月14日,国民政府发表《抗战 自卫书》,宣布:“中国绝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,遇有侵略,唯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。”一天后,日本宣布全国总动员,成立作战大本营。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从此踏上不分胜负不罢休的不归路。

1937年8月,国民政府正式命令川军出川,参加抗战

汽车美图 更多 >

Copyright @ 2011-2016 www.CheBiaoW.com   车标网   苏ICP备12030990号,我要投稿